收藏本站
登录  立即注册

如果瑞典发生了种族大屠杀

     2019-10-14


大家可能知道,我今年一直在写世界史的音频节目。这个节目写着写着的时候,我想到一个问题。


01


二十世纪有过好几次种族灭绝。这里说的种族灭绝,不包括种族内部的残杀,而是特指一个种族去有组织、有计划地灭绝另一个种族。
按死亡人数来看,二十世纪有三次最严重的种族灭绝:
一个是希勒特的屠犹。
一个是卢旺达胡图人屠杀图西族。
一个是土耳其人屠杀亚美尼亚人。


为什么大家印象最深的还是希勒特对犹太人的屠杀?
人们当然还记得卢旺达的屠杀,但是它带给历史的冲击很小。有一句有名的话说:在奥斯维辛之后,写诗是一种罪恶。可是没人说:在卢旺达屠杀之后,写诗是一种罪恶。
至于亚美尼亚的屠杀,很多人甚至根本没听说过。一百五十万亚美尼亚人几乎是白死了。

当然,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希勒特杀的最多。
但数字本身并不是最重要的原因。如果图西族人口超级多,被杀了一千万,卢旺达大屠杀的影响还是不会超过希特勒屠犹。


还有一个解释,是希特勒杀人的手法太新颖了。
他用的是现代工业化的手段。犹太人怎么搜捕,怎么运输,到了地方怎么甄别,怎么分类,怎么毒死,怎么焚烧,怎么处理遗物,一切都有条不紊。一个大屠杀,被希特勒搞得像开了个罐头加工厂似的。这确实要比乱砍乱杀更可怕。
但是,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原因。

最重要的原因是它发生在德国。


在大家心目中,德国是先进的,是文明的。
一个先进而文明的国家杀人,和一个落后而野蛮的国家杀人,它们带来的冲击是绝不一样的。对历史来说,前者要比后者重要的多。
这么说当然有点政治不正确:难道先进国家的人命就更值钱?难道欧洲犹太人的命就比非洲图西人的命更值钱?
我们当然不能说生命是有等级的。但对世界来说,德国人之杀犹太人,就是比胡图人杀图西人更可怕。
事实就是这样。


02


我们可以设想一下。
如果明天非洲某个国家,发生了一次种族屠杀,杀死了十万人。我们会说:哇!真可怜啊!
可如果明天瑞典人关起门来,大规模捕杀境内的少数民族,也杀掉了十万人。我们会怎么说?
我们会说:这个世界疯掉了。

所以说这跟强大不强大没有关系。瑞典并不是个强大国家。这跟富裕不富裕也没有直接关系。中东那些石油国家也很富裕,可如果出了这样的事件,我们并不会有世界疯了的感觉。

我们不管嘴上怎么说,但是在我们内心深处,我们当然知道有些国家比另一些国家更文明。有些国家代表这个世界的过去,而有些国家可能预示着这个世界的未来,至少是其他国家追赶的方向。
如果这个世界的过去沾满了血污,我们会说:发展起来就好了,进步了就好了。
可是如果这个世界的未来沾满了血污,那怎么办?我们只会觉得,现代文明一定是从根本上出了大问题。

如果不管怎么进步,最后还是双手血污,那么我们人类可能注定就是双手血污的一个物种。


03


说回到德国。
当时所有人都认为德国是个文明国家。

德国是世界第二大的工业国,是当时全世界科技最发达的国家。它的文化也极其繁荣,巴赫、贝多芬、托马斯曼、瓦格纳、高斯、普朗克,都是德国人,连爱因斯坦其实都是德国人。

德国人教育水平、生活水平也很高。苏联红军后来反攻进德国的时候,看见德国的农舍都惊呆了:

这么干净,这么整洁,这么富裕,居然还来侵略我们这些穷光蛋!这帮德国人脑袋绝对很有问题。


就连犹太人也觉得德国是个文明国家。

哪怕被希特勒关进集中营,要挨个毒死了,原德国籍的犹太人还是瞧不起东欧来的犹太人。他们觉得自己来自“更文明的地方”。
但是德国人就是搞了大屠杀,就是惨无人道地杀了成千上万的人,连婴儿都不放过。


这跟卢旺达屠杀,亚美尼亚屠杀不同。

对于受害者来说,那种惨痛是没有区别的。但是对于世界来说,它们带来的心理冲击是不一样的。德国的大屠杀的影响是颠覆性的。

人们对卢旺达屠杀的反思,往往停留在技术性层面:如果当时联合国态度更坚决一些,如果美国没有被黑鹰坠落事件吓住,如果当初殖民者没有强化两个民族的区别……那么这场悲剧可能会避免。

可是对犹太大屠杀的反思,却往往是整体性的,指向现代文明的本身。


这么多年过去了,大家还在不断拍德国集中营的电影,写德国集中营的小说,就是大家还没有从那种震惊里完全恢复过来,还在回味那个感觉: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?


04


西方很多知识分子,尤其是我们说的“白左”,你会发现他们往往有点双重标准。
同样的事情,发生在主流国家,他们会大喊大叫:歧视啊,虚伪啊,不平等啊,不尊重啊。可如果发生在另外一些国家,他们却往往扯到不同的文化上,不同的传统上,咱们要尊重人家的选择等等。


这当然很讨人厌。咱们中国很多人厌恶“白左”,就跟这个有关。我们觉得这帮人是一群圣母婊,白莲花,假仁假义的蠢货。
但是我总觉得,他们这种双重标准的背后,其实隐藏着一种认知。那就是他们也相信,有些国家就是比另一些国家更文明,所以我们要用更高的标准去要求它们。


这种话他们绝对不会承认。承认了就政治不正确了,就堕落成他们鄙视的“种族主义者”了。
但是我相信,他们内心深处是知道这一点的。
又不是傻子,怎么会不知道?


05


明白这一点,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骂特朗普的人,比骂那位俄罗斯大帝的人还多。

那么他们这种双重标准有没有道理呢?
虽然很让人讨厌,但也是有一点道理的。


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承认,事实就是这样,这个世界上有些国家的道德滑坡,就是比另一些国家的道德滑坡更可怕,对世界主流价值观的毁灭性也更强。

人们对它们当然应该有更警惕、更严格的态度。


所以,卢旺达的屠杀是一场巨大的悲剧,而德国的大屠杀则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暗深渊。
希特勒永远是历史上一个难以测度的魔鬼,凌驾于恩维尔帕夏和巴高索雷之上


06


对了,你不知道他俩是谁吧?

*以上内容发布于微信公众号:押沙龙yashl,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。
微信号:yashalong2000
随手写文章
扫一扫,关注公众号
扫一扫,分享本文给小伙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