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
登录  立即注册

当摆拍、PS、造假横行,是他们守护着野生动物摄影的底线

 英国那些事儿    2020-01-15

话说,

 

前两天有一个消息,刷屏了我的朋友圈:中国长江白鲟,正式宣告灭绝。

 

连着看了很多报道,我发现大家所配的照片和视频,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张,其中很多是标本和绘图,甚至还有不少文章把美洲匙吻鲟的照片张冠李戴当成了白鲟……

 

(白鲟的棒状吻和美洲匙吻鲟的扁平吻,还是有很大区别的)

 

归根结底,是因为白鲟活体在野生环境下留下的照片和视频,实在太少了。

 

对于这个地球上像白鲟一样神秘而珍稀的奇妙邻居们,我们对它们的了解少之又少,连样貌和习性都不一定清楚,更何谈保护呢?



这让我想起一个特殊的职业——野生动物摄影师,正是有了他们的努力,才让我们普通人了解奇妙生灵,有了一扇窗口。

 


然而这几年发生了一些事情,让很多人对野生动物摄影师,产生了一些误会。

 

2017年,美国明尼苏达州的一个野生动物基地被网络曝光。

 

在这里,所有的“野生动物”,都是由工作人员人工驯养的,从黑熊到美洲狮到狼和狐狸应有尽有。

 

 

摄影师只要缴纳一定的费用,工作人员就会用各种方法引导驯化的动物,摆出特定的造型,几小时就能出一套模板级的“野生动物大片”。

 

 

这类“摆拍”照片在Daily Mail上特别受欢迎,隔一段时间就有这么个文章,甚至还有特别强的故事性,比如这个狼和熊争夺死鹿的故事,就是在这样一个摄影基地被“表演”出来的。

 

 

——在被曝光之前,这些摄影师都说,这是他们在野外风餐露宿了好几天,才终于捕捉到的这样的惊人图片。

 

 

在野生动物摄影圈,这样的事情不算罕见。2009年,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评选“年度最佳野生动物摄影”的时候,就把奖颁给了西班牙摄影师José Luis Rodriguez,他获奖的照片,是这一张:

 

 

然而奖杯还没捂热乎呢,就被人揭穿,这只腾空翻越栅栏的狼,其实是人工驯养的……

 

除了拿驯化动物假装野生动物摆拍,PS也是炮制惊人照片的方法——虽然对于所有摄影师来说,PS都是必备工具,但是如果用它来拼接造假,就相当过分了。

 

大家都记得当年闹得沸沸扬扬的“周老虎”事件吧?其实在那之后不久,还闹过一个“刘羚羊”。

 

 

被选为年度十大新闻图片的藏羚羊迁徙通过铁路桥的照片,被网友们指出造假。这个看起来表达了人类生活与野生动物和谐相处的美好画面,竟然是PS拼接而成……

 

在没有合适动物拿来拍摄和PS的时候,连标本都可以作为道具。

 

2018年初,还是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野生动物摄影年度大奖,获奖作品是巴西摄影师Marcio Cabral的“夜袭者”:

 

 

很快,博物馆接到了匿名消息的举报,说照片中的食蚁兽,根本就不是活体,而是位于巴西Emas国家公园入口处的一件食蚁兽标本:

 

 

博物馆请了5位互相独立的科学家,最终判定确实使用标本作假,Cabral的奖项被立刻取消。

 

说实话,这些还不是野生动物摄影中最恶劣的行为……

 

博物君曾经揭露过印尼野生动物摄影师拍摄树蛙的图片,有理有据地分析了造假的方式,把他们扒得底裤都不剩——其中有一些看起来滑稽可爱的图,很可能是用胶水之类固定树蛙四肢来摆出的造型。

 

 

让我们细思极恐的是,摄影师为了拍出“震惊体”野生动物图片,已经不满足于驯化动物、标本和PS,而是开始涉嫌虐待动物了……

 

 

有的摄影师,将泡沫塑料塞在鱼口中让它浮在水面,吸引濒危的灰头鱼鹰捕食,来拍摄生动的捕食画面;

 

有的摄影师,用驱逐的方式,把丹顶鹤赶入镜头内,甚至驱车惊飞天鹅,以获得令人惊叹的画面效果;

 

 

还有的摄影师,为了拍摄鸟巢和构图,把阻挡的枝条人为砍断,让雏鸟遭受天敌的危险倍增……

 

以至于我每次在看到或蠢萌可爱或威武生猛的野生动物照片时,心里总有个阴影:

 

这个不会是摆拍的吧?这个不会是驯化的吧?摄影师有没有造假?

 

这个动物,它真正的习性,就是这样的吗?

 

著名的英国摄影师David Slater,曾经就以一张“睡在草上的蜜蜂”照片,报名参赛英国野生动物摄影大奖赛:

 

 

但令他没想到的是,照片一发布没多久,就开始有人质疑照片中的蜜蜂是不是其实就是个尸体,然后用胶水粘在草叶上拍摄出的……

 

面对重重疑问,David苦笑连连:“即使拍摄了真实,谁又会相信呢?哪一个专业摄影师能证明自己是绝对清白的。完全真实的照片连发表都相当困难,这就是为什么一些摄影师会走上歧途。”

 

在名、利的驱使下,摄影师放弃了拍摄真实的底线,让野生动物摄影师这个职业遭受怀疑,更让我们失去了对野生动物有正确认知的机会。

 

真正有责任感的野生动物摄影师,他们的日常你想象不到。按下快门只要不到一秒,而为此付出的,是他们的一切。

 

记得我们之前说过吧,贝爷是牛X,但能把贝爷的一举一动拍摄下来的摄影师更牛X。野生动物摄影师差不多就是这类牛X人物,在真正出发拍摄之前,都得先把自己打造成运动达人……

 

 

毕竟,背着长枪短炮长途跋涉到人迹罕至的荒野地带,风餐露宿几周到数月的时间,光靠一腔热情是做不到的。

 

除了荒野求生的本领,对于自然环境和动物习性的预习也相当必要——充分了解每种动物的特点,掌握他们的日常生活规律,甚至各种行为代表的含义,在这方面每个专业摄影师都堪比动物学家。

 

不然你可能连它们在哪儿都找不到……

 

 

真正到了拍摄地,灾难才刚刚开始……

 

人不可能追着动物跑,所以唯一能做的,就是等待,无尽的等待。

 

法国摄影师Vincent Munier,曾经为了拍摄圣劳伦斯河畔的雪鸮,在那里的冰雪中驻扎两周的时间。终于在某一天,他发现一只越冬途中因为寒冷而避寒的小萌物,为了等待它露面时机,Munier在冰天雪地中静静卧了几个小时。

 

 

因为过于投入忘记用防寒服遮脸,Munier的鼻子都冻黑了,后来去看急诊,因为冻伤给削掉一块……

 

 

这张大马哈鱼落入熊口中的照片,想必好多人都见过:

 

 

它来自著名的拍熊达人Thomas DMangelsen,据他自己说,这张照片简直就是老天眷顾。

 

为了拍摄棕熊,他每天从营地徒步两英里来到取景处,架起设备搞好伪装,花好几个小时静静等待饥饿的棕熊前来觅食。

 

 

在无数天的等待后,这一幕突然发生了,大马哈鱼从瀑布中高高跃起,棕熊瞄准张开大口。整个动作发生的速度实在太快,摄影师在按下快门的那一刻,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拍摄成功。

 

直到回到工作室,把胶片冲洗出来,这0.001秒的精彩被清晰地凝固在相纸之上,摄影师自己都大吃一惊,数天的辛苦都值得了。

 

除了拼耐心,伪装的技术也是野生动物摄影师们的拿手绝活。

 

比如说像美洲狮、藏羚羊这种警惕心特别强的动物,周围有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让它从你的视线中消失,即使摄影师拿着800毫米以上的超长焦镜头,都很难拍摄到它们放松警戒的样子。

 

(by Thomas D Mangelsen)

 

除了必须做好完美的伪装,尽量一动不动地趴在草丛中蹲点以外,因为它们对气味敏感,摄影师在驻扎地不能吃有味道的食物,连排泄物统统要用塑料袋封死。

 

 

据说为了减少方便的次数,摄影师还得少喝水少吃东西,真的是超级受折磨……

 

摄影师们为此还搞出了很多的硬核伪装技巧……

 

像这种吉利服式的,其实是最初阶的了:

 

 

我是一只天鹅……

 

 

我是一堆树枝……

 

 

我是一堆雪……

 

 

还有更厉害的,匈牙利的Bence Mate小哥,以在野生动物保护区建造隐蔽屋闻名。

 

一般的野生动物摄影,为了不惊扰动物生活,都是扛着超长焦大炮,离好几百米以上来进行拍摄。

 

 

而这位小哥则是直接用当地木材建造一个小房子,玻璃使用的单面透视的镜子,屋里的人看得到外面,屋外的动物看不到里面的人……

 

 

于是就拍出这种效果了。

 

 

但这成本也高到没边了啊喂,果然是摄影穷三代嘛。

 

有知识有技术有伪装有耐心,你以为就能拍到好片子了?

 

不,真正成就野生动物摄影大师的,是运气……

 

Jim Brandenburg,在诸多野生动物摄影师中,绝对是运气值得大家嫉妒的那一位。

 

 

他的成名作是这一张,在完美的光影和构图中,刚刚好一只羚羊穿过沙漠,留下脚印:

 

 

Brandenburg在拍摄之前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拍出这么一张照片,他不过就是在沙漠上找了一个合适的地点,架好设备,然后就这么等了三个礼拜……

 

直到那一天,一只剑羚慢慢地走进了画面,在沙丘的脊背处站定,一切都这么凑巧和完美——几十年能赶上这么一幕守株待兔,这真的是幸运ex!

 

这位哥们儿另一个名作,就是这张明尼苏达州野狼。

 

 

实际上,野生狼是特别神出鬼没的家伙,因为毛发和树皮的颜色相近,肉眼本来就很难发现,它们在白天的雪松林中,就像鬼魂一样的存在,很可能在你还没发现前,就把你放入了猎物备选单,更甭提乖乖让你拍摄了。

 

Brandenburg在1986年,进入了这片雪松林,和一只野狼玩起了捉迷藏。

 

他也说不清到底是谁在跟踪谁,只知道每次都能看到这家伙的一小部分,但一拿起相机它就消失无踪,继续往前走,却又撇到它的身影。

 

 

就这么耍了一路,Brandenburg觉得有些危险,决定返程。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相机里到底有些啥,回到暗房一出成片,就看到了上面那一张,在树后面偷窥的身影。

 

可以这么说,那些惊艳众人的野生动物照片,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奇迹。

 

而为了这样的奇迹,野生动物摄影师,也面临着极大的风险,甚至是生命的代价。

 

每个野生动物摄影师都时刻记得,脱离了现代技术的人类在野外,所有的生物都可能成为杀手,小到猛烈病毒、细菌、蚊虫,大到狮子、棕熊、河马,

 

 

甚至连看起来无比熟悉且温顺可爱的动物,也可能成为导致意外的源头。

 

曾经拍摄过多部野生动物电影的南非导演CarlosCarvalho,对长颈鹿那是相当熟悉了。

 

 

但是就因为自认为的熟悉,他在拍摄时因为距离过近,被受惊的长颈鹿一脖子甩到,飞出了四五米远。

 

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,谁也没有想到,平常温顺的长颈鹿会突然害怕而攻击人类……

 

 

最终Carlos被送往医院,抢救无效而去世。

 

无独有偶,在印度,也有摄影师因为拍摄野生大象距离过近,被突然惊动的象群踩踏致死的案例。

 

 

除了严酷的野外环境带来的危险,有些摄影师在追踪野生动物时,还会受到来自偷猎者的死亡威胁。

 

 

这才是真正的野生动物摄影师,他们甘愿冒着生命危险,顶着酷暑严寒的自然环境,带着“不打扰、不干涉”的责任感,只为了人类能够用镜头,记录下最细节的真实大自然。

 

通过这些照片,我们才终于有机会了解到,那些一辈子可能也没法亲眼看到的动物,和它们在纯野外环境中的美好。

 

(byIsak Pretorius)

 

因为有了这样的了解,让我们守护地球的信念更加笃定。

 

这才是摄影最本质的意义。

 

其实,尽管我们大部分人并不是专业摄影师,但在有一点上是相通的,都是在用镜头记录着生活中的美好——虽然我们是手机,他们是长枪短炮吧。

 

如今手机上的摄像功能已经相当强大了,但还是有些小瑕疵,受制于体积的原因,变焦倍数一直没法和专业相机相比,有的时候看到远处好看的东西(比如说月亮吧),却被变焦能力限制……

 

 

拍下来一片糊实在是可惜,但也不能天天背着那些动辄一斤的单反+焦距200毫米以上的头到处跑吧。

 

呐,vivo X30 Pro 的拍照功能,超级强大5倍潜望式长焦+60倍超级变焦,你必须得了解一下了!

 


光看这些数据,你可能没什么概念,这事儿,还是得看实际测试。

 

我刚好在油管看到一个旅行博主发了一个有趣的“望远挑战”,就在我们最熟悉的伦敦拍摄的,可以说是全方位体现了X30 Pro的强大。

 


从伦敦桥London Bridge到伦敦塔桥Tower Bridge,将近1公里的距离。

 

vivo X30 Pro 的60倍变焦,居然能找到另一个桥上的人你敢信……

 

 

可能你对伦敦这俩桥的距离还没啥概念,巧得很,就在前几天,上海也有人做了类似的挑战视频,测试了一下 vivo X30 Pro 的超强变焦能力。

 


简单来说,就是站在环球金融中心顶上,还能看到人民英雄纪念碑广场的人。

 

1700米啊同学们,这个距离,肉眼啥都看不见。

 

这可能是最直观的方式秀技术了,完全可以捕捉到肉眼看不到的细节!

 

如果单纯看变焦倍数,大概相当于1200mm焦距的镜头吧,大概长成这样:

 

 

一个小手机能达到这个级别,还要啥自行车?!

 

你问超长焦到底有啥用,最简单的例子,去看个表演啦演唱会啥的,你有多少次遗憾自己手机变焦不行拍不清楚脸?

 

每月十五月儿圆,看到那一轮皎洁挂在高空,自己手机只能拍出个模糊的亮饼?

 

这个是人家 vivo X30 Pro 用超级月亮模式,随随便便拍出来的:

 

 

vivo X30 Pro 别说拍月亮了,梦可以做再大点,这都可以拿来打鸟了吧……专业摄影人士拿来做备机都没问题啊。

 

vivo X30 Pro 背后的这四个摄像头,包括6400万像素主摄+3200万像素定制50mm人像+800万像素超广角(支持112°广角+2.5cm微距)+1300万像素潜望式超长焦镜头,四个镜头组成了多个黄金焦段,基本满足你所有的拍摄需求。

 


看看伦敦哥们儿的各种样张,你就知道它有多全能。

 

人像

 

超广角

 

长焦效果

 

人像、超广角、超长焦,一个手机,不用换镜头,全都搞定了。

 

最重要的是,vivo X30 Pro 也充分考虑到了长焦端的抖动影响,专门匹配了OIS光学防抖,让你即使是在超长焦的部分也能拍出稳定好照片。

 


这样的进化,再次改变了我们日常记录生活中美好的方式。

 

随时随身随地,只需要一台vivo X30 Pro,就能把我们甚至肉眼都看不清的美好点滴留存下来。

*以上内容发布于微信公众号:英国那些事儿,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。
微信号:hereinuk
事儿君告诉你在世界各地发生的各种奇奇怪怪的大小事....
扫一扫,关注公众号
扫一扫,分享本文给小伙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