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
登录  立即注册

练出一个好鼻子有什么用?努力有什么用?奋斗有什么用?

     2019-08-17

这阵说的话题好像都有点沉重,今天说点轻松的吧。


01


前几天有件“女编剧家堵马桶”的事儿。

住着小两千万房子,身处top5阶层的女编剧,家里马桶堵了,在网上发泄了一通,然后被和菜头一通怼。我估计经常玩微博的人,大多都听说过这事儿。
我当时的第一个感想就是:作为一个编剧,情商怎么会如此之低?
她文章里说自己“懂人情世故”,但是整篇文章写下来,简直可以说是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。

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啊。
如果你是一个上班族,累死累活也就是那点工资,在通县租了一个房子,每天跑到中关村去上班,来回挤地铁,今天好不容易抢到了一个座,那就打开手机爽一下吧。
结果一眼看见一篇新闻《到底奋斗成什么样才能开心?》,点开看看吧。那就点开来看看吧。
结果点开一看,更不开心了。

一个没有发任何不义之财,(那个时候晚上还没有传开抄袭的事情)靠着艰苦奋斗,兢兢业业,住上了“小两千万房子”的女编剧,已经过着“top5生活”了,已经“闻得出别人身上的地铁站味道了”结果呢?结果呢?马桶还是会堵!
没有人来给修。
说什么刮台风!


马桶堵了没人来修!
惨不惨?
兢兢业业有什么用!
练出一个好鼻子有什么用!
一个人到底奋斗到什么时候才能开心?

如果你是那个在地铁里读这篇文章的上班族,你会有什么感觉?
反正我就一个感觉:
关门!放菜头君!


02


大家对这位女编剧是不是有点太苛刻?
确实也有点。
如果放下抄袭不抄袭的事情不说,单说这件事,无非就是女编剧比较情绪化,看见马桶堵了,屎尿横流,瞬间崩溃,大喊大叫发泄一番。
她也没想到和菜头会从马桶后面绕出来,二话不说就是一脚。


不过要是当成一种现象的话,这个女编剧的马桶文倒确实很有意思。
马桶堵了就堵了,你就说马桶堵了急需疏通就完了。为什么要东拉西扯到top5,精英,两千万,闻得出地铁味儿blahblah呢?

不知怎么,她让我想起了两个人。
一个是郭敬明老师。
其实我对郭敬明没什么恶感,有时候还觉得这个人挺有意思,但是郭老师的小说就有点像女编剧的马桶文。谈恋爱就谈恋爱,他非要先扯到一大堆牌子货上。



郭老师如果写马桶小说的话,应该是这个样子的:

男主人公穿上范思哲西服,登上芬迪皮鞋,戴上卡地亚手表,扣上蒂凡尼袖扣,用自己在霍普金斯医院做过环切手术的小弟弟上了厕所,在餐厅喝了了巴西咖啡,接过菲律宾女佣递过的财经评论夹在腋下,点上一根古巴雪茄,走出大门,正要跟侍立在门口的英国管家说话,就被一辆呼啸而来的劳斯莱斯迎面撞死。
临死前,男主人公躺在英国管家怀里,说:

Andy,刚才我发现马桶堵了……

那种马桶堵塞的悲剧感一下子就史诗般地呈现出来了。


04


除了郭老师以外,我还想起了另外一个人,名字我就不说了吧,反正是我在微博上很尊敬的一位长者。
如果这位长者老师同样写一篇马桶文,那可能会是这个样子的:

今天,我坐高铁一等座从南京回来,顺便说一句,这是XX部邀请我去参加它们的一个专家会议,想听听我对于电信建设的一点意见。本来我也不想去,但是它们对我的意见很重视,一定要我去。

总之,我开会结束后,做着一等座回家。当然了,一等座的座位空间比较大,跟二等座是不一样的,所以它叫一等座。我坐一等座到了火车站以后,就要回家。这里要解释一下。我有不止一处房产,我回去的是学校作为专家分给我的一个房子。


我回到这个房子以后,发现门口的金鱼池不太对。为什么有金鱼池呢?因为我的房子比较大,一百多平方,四舍五入差不多就是两百了。当然这没有我另一个房子大,但是作为居住还是足够了。

我先没管金鱼池,因为这个时候我忽然发现wifi没有信号了。我对wifi比较敏感,因为我对电信传输很有研究。我曾经在微博上发过一篇很有影响的论电信传输的文章,阅读量超过一千万。当然现在我微博不随便发了,因为按照我的粉丝量,我每发一条微博,差不多就等于两万块钱。


当然这也不是钱的事儿,主要是周围的空气味道不对。闻到这个气味我才发现马桶堵了。我一推门,发现马桶里面居然飘着一坨屎。当然,搁到平时这都不叫事。关键是我下午还有一个商业宣传,出场费有好几千块钱。所以,我上来问一下大家,有谁知道疏通马桶的电话么?


05


六神磊磊有篇文章里,说这叫“腊肉效应”,就说在以前穷困年代,村民们都要在门口挂上两块腊肉,表示自己过得不错。
女编剧的小两千万宅子,郭老师的cartier都是这样的腊肉。有两块腊肉挂着,整个人精气神都不一样。跟人说话也要多走两步,站到腊肉下头再开口。


关于“腊肉效应”,其实一个词儿可以对应,就是“油腻感”。大家经常说中年油腻男,其实就是因为像我这个年龄的男性,特别喜欢挂上几片腊肉。
尤其是在饭局上,把真真假假的腊肉挂出来馋你。


他认识好多好多牛人。他一年挣好多好多钱。他一个电话能摆平好多好多的事儿,把你比的像个彻头彻尾的卢瑟。然后他还要羡慕你有奋斗目标。等饭吃差不多了,他把腊肉一条一条收起来,拍拍屁股走了,只剩下当了一晚上捧哏的你伫立风中。
这个时候,难道你不希望饭局里坐着一位菜头君?


06


话是这么说,我多少还是有点奇怪。
毕竟是编剧啊。在我心目中,编剧就算文学水平不一定特别高,但至少从事长年累月的脑力活动,说话不该太离谱才对,怎么会写出那样的马桶文呢?


不过,也许我对编剧这个职业有误解。

也许这样的图片才是残酷的真相?


*以上内容发布于微信公众号:押沙龙yashl,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。
微信号:yashalong2000
随手写文章
扫一扫,关注公众号
扫一扫,分享本文给小伙伴